注册
首页 > 悦读频道 > 百家书库

《济南第一名山——华不注》

[提要]《济南第一名山——华不注》于近日由济南出版社出版,《济南第一名山——华不注》是一部将历史文献与民间传说、实地考察与古文字校勘、史学功夫与文学表达完美融合为一体的散文专辑。

246D723D48C06B5BF64D72937DD4DFD1

《济南第一名山——华不注》


  《济南第一名山——华不注》于近日由济南出版社出版,《济南第一名山——华不注》是一部将历史文献与民间传说、实地考察与古文字校勘、史学功夫与文学表达完美融合为一体的散文专辑。山东作家王庆华翻阅了大量诗文、碑刻、壁画等史料,以简约而又富有感性的文字,描绘了济南华山的沧桑变迁,表达了其独到的学术思考和历史感悟。该书图文并茂,形象可感,生动耐读,是一部亲近大众的学术读物。

  【踏雪寻碑】

  作为一个自幼生长在华山脚下人,对华山有一种特殊的情感。除了亲切、自豪,更多的是种神秘感。因为尽管生长在山下,自幼却不能登临,这倒不只是因为此山无路可上,更多的原因是华山长期作为军事禁地——弹药库。多年来有实枪实弹的驻兵把守。铁网环绕,岗楼林林,只能遥望寺庙飞檐、古柏森森、鸦鸣蝉噪、狐走兔奔,到了夜间更是有大群的猫头鹰发出瘆人的鸣叫。

  父亲曾告诉我,相传山洞有大蟒,麦收时节下山来到水边饮水,来回所经过之路,扑倒小麦地有三尺余宽。因此,一般居民没有机会进入山前禁地,也没有胆量只身深入。半山腰的吕祖祠保存尚好,山顶的玄武庙已荡然无存,只有庙基可以辨认。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叶,我所在的单位(某军事院校)放寒假,回家探亲之时,听说华山要修公园,寺庙等古建筑也要重建,弹药库已撤出,只剩少量工作人员看管。我欣喜不已,踏着没到脚脖的大雪,领着女儿深一脚、浅一脚的贸然从残墙断壁间摸进华阳宫。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家乡的古庙群,寺庙建筑之多,形制之美让我吃惊。近千年的古柏默然挺立,荆棘丛生,鸦舞兔奔。古柏下竟然有一层厚厚的猫头鹰粪便,这些粪便中赫然是一堆堆大量未消化完的鼠骨。清幽而又破败的古建筑群中笼罩着神秘和静谧。我突然发现在杂草丛中和墙壁剥落的灰白墙皮下有很多石碑。拂雪辨读,才知道那么多从未知晓的历史和故事。我一边记录一边搜寻,女儿则在一边跺着脚催促回家,冻得红彤彤的小脸急喊:“冻得慌”。就这样一直坚持到黄昏,实在看不清字迹了才兴奋地离开。

  当时,我想应该真诚感谢部队把这里当作弹药库,这对华山古建筑群来说是意外的保护,不然在文革中将会彻底被破坏。冥冥之中,这或许是上苍对这座历史名山的保护吧!若不是军事禁地,作为中国最好的花岗石矿山的山体也会随改革开放开凿荡平,附近的卧牛山、驴山都遭此厄运,唯独华山能较好地保护下来!尽管现在很破败,但大多建筑保存尚好,有数百间庙宇,这将是济南地区最大的古建筑群。

  我领着女儿紫凝在被大雪覆盖的麦田中摸黑回家,内心异常沉静而又充盈。涌起一个愿望——仔细搜索一些资料,让更多的人了解这座生我、养我的故乡历史名山。

  【选载试读】

  千古忠臣逄丑父 ?

  北马鞍山亦名鞍山、马鞍山、日月轮山,小山并不高,海拔只有86米,以晋国为首的联军和齐军就在这座不起眼的小山下摆开了战阵。《左传》载:“癸酉,陈于鞌”,“齐师败绩,逐之,三周华不注。”

  鞍之战中,齐晋大军开战之初,形势对晋军并不利。装备精良、气势旺盛的齐军想用“闪电战”一举击溃晋军。眼看着晋军节节败退,志在雪耻的郤克也被流矢射中了腿部,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和必胜的信心,始终站在统帅的战车上擂鼓督战。大家都知道,古代打仗时,擂鼓前进、鸣金收兵。只要鼓声不停,士兵们就不能撤出战斗。败下阵来的将士们看到主帅腿上已经中箭,鲜血流到战靴里,再流到了地下。郤克神色镇定,始终站在战车里亲自擂鼓助阵,他的勇气感染了大家,又重新鼓起勇气冲回去与齐军死战。

  联军这边同仇敌忾,齐军那边却是疲惫不堪。经过一番苦战,骄傲、狂妄的齐军终于败下阵来。 

  常言道:“兵败如山倒”。这齐军一败,只有往回跑,因为南面是山区,北面是济水。郤克帅联军乘胜追击,紧追不舍。

  齐顷公想摆脱联军的追击并不容易,那个时候的战车是木制车轮,道路也是泥泞的土路。为齐顷公担任车夫及护卫的大将是逄丑父,车轮陷于泥中时,必须下来推车助力。这里有个小插曲——在此前几天,逄丑父在齐顷公乘坐的车上发现了一条大蛇,他用力打蛇时,弄伤了胳膊。因而不太利落,胳膊使不上劲。

  他们且战且退,退到华不注山下时,想通过绕行的方式,摆脱追兵,一连转了三圈都不行。这是令人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骖马的缰绳缠绕在树枝上。眼瞅着就要被敌人追上,忠心耿耿的逄丑父灵机一动,主动提出“与君易服”,两个人互换了衣服,想用金蝉脱壳之计让齐顷公逃走。君臣刚换完衣服,追兵就到了。 ??

  尽管此时的齐顷公是败军之将,但联军的追兵也不敢太放肆,客气地说,我们主帅想请你过去聊聊。

  逄丑父急中生智递给齐顷公一个瓢,说:“我口渴的厉害,你先去给我弄点水来喝!”齐顷公倒也实在,不一会儿端来一瓢水。逄丑父急了,说:“这么浑浊的水让我怎么喝?”一下子将水泼到地上。“去,到山下华泉里给我弄点泉水了!”

  齐倾公这才明白过来——走人!他借机钻进芦苇荡 逃走了,这便是史书上有名的“华泉取饮”。 

  联军擒住逄丑父,逄丑父顿时哈哈大笑,笑联军中了掉包计,抓错了人。气恼的联军想要杀死他泄愤,逄丑父凛然大喊:“可叹!你们不能杀俺。” 

  “为什么不能杀你?”联军官兵闹不明白了。 

  “俺是忠臣,替主受死。你们要杀了俺,从此天下就再也没有人愿意为君主受死了,你们会落下千古骂名!” 

  那时的人,比较实在,也敬仰忠臣。听了逄丑父的话觉得有些道理,便没有杀害他,大伙被他的忠诚和机智感动了。 

  自此,华不注山就因为这千古忠臣添了色彩。至今,逄丑父的塑像仍然立在华阳宫四季大殿前的东厢房,受领着千年的香火和后人的凭吊。据说,逄姓自豪地以他为始祖。

  明人王季木(即王象春)先生在其《济南百咏》中,对逄丑父赞曰:        贾勇何人枉自雄,残兵风捲各西东。

  为怜丑父轻生者,石上寒泉好勒功。

  华不注山有一条回车涧,传言涧草盘旋纠缠,为当年兵车征战所致。他又作《回车涧》曰:

  帏观一笑惹烽烟,郤帅兵车满山川。

  逐北三周华不注,至今草树相连骞。

  对此,清人任弘远也有诗曰:

  齐晋相将战鼓惊,只疑一笑一倾城。

  不堪极望华不注,唯有回车涧草生。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66661234,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齐鲁网广告热线0531-81695052,诚邀合作伙伴。
[责任编辑:杨凡、李志]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关于 《济南第一名山——华不注》 的报道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