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首页 > 悦读频道 > 悦读活动

中国人文作家中的“女汉子”:不思考比不读书更可悲——简墨

[提要]读好书,需要极好的智识上的体力。改变从我们每个人做起吧--先试着读读纸质的报,再试着摸一本纸质的书,譬如经典着作。带动自己的家人、孩子,形成一个小的氛围。

20120724030047444

 

2013影响中国的100位当代作家》专题系列访谈——简墨

  如今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变得灵活多样,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大多数读者往往青睐“浅阅读”,这类以微博、微信、博客为代表的新媒体通过简短的文字、直观的图片,寥寥数语便足以吸引读者眼球,因而占用了人们大量的碎片时间。有数据显示,德国平均年读书量人均18本、犹太人64本、日本人40本、美国人21本……而在中国,人均年读书量却不足5本。这些年,中国人与书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作家曾是人类灵魂的导师,是对人们精神生活产生重大影响的群体。而在快速发展的信息时代下,新媒体则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为作家插上腾飞的翅膀,架起作家与大众思想互通的桥梁。现在,我们将要探讨,采用何种方式,让“读”变成“悦读”。

      【天下悦读】频道在读者中广泛征集全国网民关切的10个问题,邀请作家与网友进行互动。

  【天下悦读】:如今国民人均读书量远低于欧美,甚至不及泰国越南,您作为一位作家如何看待这一社会现象,这种现象将如何改变?

  【简墨】:一个不读书的民族是可悲的。更可悲的是不思考,不独立思考。不读书很多时候是源于不思考。看看国人的业余时间在做什么?要么是加班,要么是旅行--加班或旅行的间隙刷微博、摇微信。而微信微博上多是什么呢?今天我一开机,马上有一行字跳了出来:“生活就像挤地铁,不往里挤,就会被人使劲挤。”世界观和人生观,显然不是正来头。难道要以这个东西为准绳吗?当代人就只配刷刷、摇摇、匆匆瞄瞄这样的牢骚、得到些心乱如麻的负面感受吗?

  很多时候,我们一天天接收的信息是垃圾。谁还想着静下来、再静下来,一瞥玫瑰?

  加班没办法,旅行也不错,微博、微信都是很好的信息传播方式,问题是:什么时间读书呢?读书之美、读书可以获得的诸如宁静的心绪、阔大的胸怀、深层次的人生体验、探取的生命奥秘种种……都在失去。

  长此以往,民族的创造力、自信力会削弱,民族的面目也会漫漶不清了。这很可怕。

  读好书,需要极好的智识上的体力。改变从我们每个人做起吧--先试着读读纸质的报,再试着摸一本纸质的书,譬如经典着作。带动自己的家人、孩子,形成一个小的氛围。具体到写作人,就尽量写一些带有纯正气息的书,别去迎合潮流、迎合时尚。能做的,无非如此,大言没有用。书籍是永远值得阅读的,就像天空永远都充满魅力。我经常在演讲中忍不住对高校孩子们外插几句类似的话:“爱书吧,在那个天地里,‘我’是自由的,想象力弥补了现实生活不满的一个世界--这两者的结合才是完整的世界。”

  我一直认为,身在的世界,其实只是整个世界的一部分,就像梵·高的星空、莫奈的睡莲、毕加索的玫瑰、达·芬奇的墨荷、穆夏的鸢尾花……也许才是事物的真实面目一样,世界是复合的,未必只是三维空间--科学家说,宇宙应该有二十多维空间呢。就这样,在这个多出不知多少维度的空间里,轮番变幻着明亮,晦暗,尖锐,平和,好恶,恩怨,成长,改变,时间的虚妄,人的执念,万物的谐和与纠结……神秘和不可知永无止息,写或画的笔因此无法停驻。深爱文学艺术和倾情阅读的心,自然也当一直同在。

  【天下悦读】:传播正能量,引导思维方向是作家的社会担当,您认为评价一名好作家和一部好作品的标准是什么?

  【简墨】:“花开生两面,人生佛魔间。”无论文还是人,都是复杂的、多面的,一本书,一位作家,带给不同读者的感受有时也不尽相同。但一定有什么,是完全有益于世道人心的,引导人积极,向上,有劲,喜悦……满含慈悲。而文字能带给人的美好和力量,总是比我们能想到的,要多得多。

  我是一个与时代保持距离、宁愿躲在角落里全副精力专注于劳作的人,常关手机,一般不写博客,但两句话一直打在我的博客简介上,不变(有读者还曾转到一些有关我的搜索引擎那里,却也不算不合适):“相信写作最终是通向慈悲的;做一个热爱大自然和一直喜悦、平静的人。 ”一、通向慈悲;二、引导我的读者,同我一样,做一个热爱大自然和一直喜悦、平静的人。学着好好活。另外,一个人最好利他,诚实,尽量纯洁。我觉得做什么职业都应该这样。

  这是我写作的目的,也算是我个人划分真作家和假作家、大作品和小作品的一个大致标准。

  【天下悦读】:10月30日网络文学大学北京宣告成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担任名誉校长,这对于网络文学作家的“职业化”创作有哪些帮助?

  【简墨】:个人觉得,那是个形式,有也很好,没有影响也不太大,主要还是网络文学自身是不是够努力、够争气。近年我的15本书,都是先在网络面世,然后落脚纸质,它们却始终被认为是纯正的雅文学。网不网络,那只是书写工具和发布载体而已,没必要将之妖魔化,也没有多么严格的界限。

  一直认为写作人不是职业所能定义的--职业化就很好吗?我倒觉得写作要想保持充沛的创造力,还得保持业余的心态才最好呢--不能定死了每天完成多少任务,就像谋篇布局一样,每天的写作有话则长,无话则短,顺其自然。业余化还可以让心走得更远、更开阔一些。

  【天下悦读】:您用电脑、手机或Pad看书吗?您在创作的时候是用计算机还是传统写作方式,请问您的作品创作源泉主要是来自于想象、虚构还是生活经历?

  【简墨】:不那样看书,偶尔用来查资料。那没法看,定不下心来,字与字缝隙里的东西,字后面的东西,在一跳一跳的光标干扰下,是隐形的。

  我写作两者兼用--重要的作品用手写。因为我书法家的身份,所以,还蛮喜欢在纸上写字的感觉。

  创作源泉来自于三者结合吧。因为只想象或虚构是空中楼阁,只生活经历又太缺灵气。要想坐得实,还要空灵得起,不三者结合肯定不行。写作提供了一种比存在更真实、也比精神更虚拟的空间。我流连于这个“空间”,像个孩子奔跑在田野,经常忘记吃饭--午间那顿我自己吃。我是自由人,习惯早上5点开始低头写作,而常常一抬头却看见:咦?天怎么黑啦?(笑)就是因为三者合力,制作了一种致幻药,将我“拍花子”弄昏迷了。我倒心甘情愿“昏迷”这一生。

  【天下悦读】:网络文学作家成为网络阅读、手机阅读的主力军,传统作家出书难、没市场,您认为传统作家如何应对这样的趋势?

  【简墨】:网络文学作家和传统作家各自所处环境的长短优劣是非常驳杂的,绝不能一概而论,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新生事物的出现也是必然的,而就像照相术的出现并没有代替油画、水粉的继续存在一样,传统作家一定也会继续有施展才华的空间。不管时代怎样发展,我还是愿意继续相信我父亲--一位老书法家、画家一直相信的、老前辈陈云先生对文艺的一句教导“出人出书走正路”,是传统作家所要一直坚守的大道。过时一点,固执一点,或许一时寂寞一点,但坚持不懈相信下去,走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就我个人而言,写作纯粹是因为一个“忍不住”--忍不住要提笔记下一些什么来,才可以活下去。在一个浮躁、功利的时代,如何抵御虚荣和诱惑,这是道选择题。有人选择接纳和迎合,也有人选择站在边缘。无关乎是非,每个人都有处置自我的权利。我选择站在边缘。

  如果我们写作的最初只是源于对文字单纯的热爱,为什么要改变初衷呢?哪怕环境变了。我知道自己有些不合时宜,却获得了最大化的自由,因此,赤手空拳辟出了一条路--尽管开路之初荆棘满铺,鲜血淋淋,毕竟闯过来了。而就算闯不过来,我这个貌似柔弱的人,也还是内里住着一位“女汉子”,是绝不妥协的。(笑)

  【天下悦读】:请讲一讲您个人的读书经历,简述您人生最难忘、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如在读书、找书、藏书等经历中的生动故事)。

  【简墨】:我小时候,父亲在一个文化部门任创作组长,单位五六十种杂志就在我家保管,图书馆的钥匙也在我家。这样,我就成了一个“孙悟空”,天天在书的这座“花果山”上翻跟头。图书馆人很少,因为单位也不坐班,都搞创作,基本没什么查资料的。很多时候里面就我一个人。一天,坐在一个大书架底下,读一本《安徒生童话选集》,入迷了,觉得自己也成了童话里的主人公。后来由此引申写了一个童话,发表在《儿童文学》上,就是讲书里的人物都活过来,跳下书架,来了一番人间游历的故事。

  【天下悦读】:近年来,博客、微博、微信等新媒体的相继出现,你是怎样合理安排个人时间,是否会经常使用?

  【简墨】:博客有,一年一更新。(笑)没有微博、微信。那些和我无关。近来我的新书发布会和签售蛮成功的,比预期延长了两个多小时,非常意外,因为太仓促,还因为我的写法是纯文学路子,还因为……没有那些“自媒体”可用。虽然签售之后,书店的经理朋友说,如果有微博微信,效果会更好,但近期仍然没有开通的欲望。做事吧,做事比较重要,将文字做扎实、做出诗性,是我的本分。

  我知道自己在找寻一条路,一条更远的路。不怕慢,不怕摸索的苍茫,也不怕一时被埋没。不怕不被重视,反对也不在乎。自己知道:在更近地靠近心灵。我想享受这个大幸福。

  【天下悦读】:说一下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书,举例讲故事。

  【简墨】:《安徒生童话选集》,叶君健先生的译本。因为它们又简单又复杂,又浅显又深刻,又欢喜又悲伤,又大人又孩童……总之,生命的深层况味、最好的文学该有的质素都有了。故事就是前面讲过的,在图书馆读迷了。(笑)

  【天下悦读】:目前在阅读什么书,下一步的读书计划,讲述自己创作的一本书。

  【简墨】:在写作之外,笔头很懒。先拷贝来今天早上我给朋友的回信吧,与这个问题有些关系:

  “读索尔·贝娄……读出来哪里好了,哪里读着有点不舒服了,对别人的和自己的作品,都有了比较客观的认识。

  舒服,这几乎是我现在的一个标准,当然也包括:开始读着不舒服的 使劲读上它三五遍后、读着舒服极了的。

  对于经典,如果一直读着不舒服,那么,是自己的问题。

  我现在还存在这样的问题。那么每天都进步一点点就是了,没关系。

  下一步的读书计划--想回头重读一下朴素哲学,譬如中国传统哲学中的人生境界学说,外国朴素哲学中的宗教意识。中外的对照着读一读。因为我还兼着一个身份,就是文艺评论家。我很想做一下这个课题,看看文学到底能丰富和复杂到什么程度,而丰富和复杂,显然是经典具有的重要特征。有意义,也很有意思:感性里加进理性的东西,用感性来导引语言顺口,用理性来约束语言漫流--顺口很好,所谓韵律。但有时,太流畅不是件好事,譬如大量的排比句,未必多好。要能止住。我们真该将这样事关写作的真话告诉给孩子们,让他们在刚开始学写作文的时候,就能避免一些历来被认为真理的谬误。

  自己创作的一套书,是目前为止,下功夫最大、涵盖我的人生体验、文学积累思想厚度和艺术底蕴最深的一部作品,近期中国文联要为它开研讨会和新书发布会,包括央视、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在内的二十多家媒体被惊动,也算对得起熬它用的心汁了。为它我沉潜了许多年,落下了颈椎毛病,动不动就晕。家里人会因此埋怨我,不过不后悔,因为就像我在总后记里说的一样:”我盼望那些早已消失于历史风尘中的人们、那些堪称惊世杰作的作品,在苦苦追索中重新活转,继续给尘世里挣扎的我们以相同的力量和鼓励,领受它们加给我们的福杯满溢,叫我们自身的生命也成为流通福音的器皿,而使神意流布今后,造福四方。“。它叫做《中国文化之美》系列。共8部,150多万字,涉及到了京剧昆曲、民乐、书法、国画、唐诗、宋词、元曲以及中国古代经典着作和无名氏诗歌。因为熟悉,因为着迷,才敢动笔的。我要求自己做到:不说外行话;不说错话;不不动人。否则,写它做什么?这是一次对中国文化的致敬。我恭呈了。

  【天下悦读】:面对“浅阅读”、“功利化读书”的现状,近期国家将通过立法推进全民阅读,您认为这样做有意义吗?

  【简墨】:有意义啊。就像虽然不喜欢现在建新的仿古建筑,但没关系,做就比不做好。做,就代表在努力,就有希望。当然全靠这个肯定不行。应该是个自觉行为,自然形成深读书、优雅读书的空气。这需要四季更迭似的长期化育,急不得。

  对于天下悦读频道的寄语:

  悦读天下

  导引未来

  --作家、书法家、学者:简墨

悦读频道微信二维码

新媒体,新阅读,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齐鲁网悦读频道官方微信或添加微信号:qlread。

 


    想爆料?请登录《阳光连线》( http://minsheng.iqilu.com/)、拨打新闻热线0531-81695000,或登录齐鲁网官方微博(@齐鲁网)提供新闻线索。
[责任编辑:杨凡、李志]
手机安装掌上齐鲁(http://i.iqilu.com)浏览更多山东资讯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返回齐鲁网首页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